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权国 1417 鹰扬西北(二)

发布时间:2020-01-16 19:24:26

权国 1417 鹰扬西北(二)

秋季的太阳没有温度,站在山冈上,胖子望着下面,数的帐篷连在一起,数百道炊烟冉冉而上,组成了一张壮丽的图案。在远处,是如蚁群般蠕动的人群,清亮的号子穿过清晨的薄雾窜入胖子的耳朵,

原本连接成片的林海中间。显露出一跳横穿而过的宽阔道路“看样子,再过十天,这条道路也差不多打通了”胖子有些悠闲的向旁边的多择说道

“其实,我们为什么要修这条路,我到现在也法理解!”多择在旁边脸色古怪“现在整个西北的视线都盯在我们身上,这个时候,实在不是修建一条通往尼斯塔公国方向道路的时候”

“就是因为所有人都看着我们,所以才要修啊!”胖子嘴角微微一笑,用手指着下方修路的数万人,说道“我敢打包票,就是现在,里边也绝对有不少于十双以上的眼睛在看着我们,相信我们的一举一动,每一天都会被秘密送到他们背后的主人那里去,我就是要告诉那些还想要凭此来猜测的人,我们现在很忙,对于这场乱局也没有丝毫的兴趣!”

“难道陛下就不怕朱利尔斯家族。。。。。。”多择声音停了停,有些奈的看了他一眼,维基亚猎鹰真是在什么时候都能保持悠闲的姿态,

“呵呵,没什么可怕的!如果朱利尔斯福堡真如此不堪一击,那也就不值得我们考虑了!”胖子脑海里闪过当日会面的景象,平心而论,

朱利尔斯家族现在是在风口浪尖之上,但朱利尔斯家族在西北经营多年,树大根深。从管理者到官员,领主,甚至是军队的将军,都深深的打上了朱利尔斯家族的烙印,以尼斯塔公国为例。对方一出手就是五个重量级人物,谁敢保证,在其他国家和地区,朱利尔斯家族就没有类似的眼线,就算反朱利尔斯家族联盟将这些眼线都清除,要要想短时间内。一举击溃这匹让整个西北都战栗的凶狼,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三万主力正规军,加上其他9个地区提供的过1万人左右的军队,朱丽尔斯家族的13万大军,并不比对面的反朱利尔斯家族联盟的17万兵力差多少。不要说那三万正规军都是追随朱利尔斯福堡在西北与斯拉夫人作战的精锐部队,而反观反朱利尔斯家族联盟,军队素质层次不齐,有像班戈公爵领那样的军事化较高的地区,也有向奥阿查那样军事力量薄弱的地区,

双方之所以如此相持胶着,是因为整个西北的局面还没有明朗化。双方加起来过三十万的军队,现在都在等待着,

作为位于整条战线侧翼的西北海岸,所有人都不敢掉以轻心,控制着诺曼底的猎鹰王国一声不吭,虽然大部分西北地区对于这个邻居了解很少,但能够将上百万诺曼底人暂尽杀绝的残暴,也让这个王国的领,一个叫维基亚猎鹰的年轻统治者被冠上了“诺曼底屠夫”的名号,

当然。私下里,聚会贵族们多是称呼这个年轻人为来自西北海的“蛮族之王”

在欧巴罗人眼中,大海之外的猎鹰王国,就是一个没有开化的蛮子,屠杀掉上百万人。只有传说中残暴的以人肉为食的蛮族才干的出来,有消息称,这位坐镇西北海岸的蛮族之王已经与朱利尔斯家族联姻,这才是让反朱利尔斯联盟感到犹豫的地方,

这个消息的来源虽然法考证,但与猎鹰王国有联盟贸易关系的敦刻尔公国,在此时也是非常配合的保持沉默,

真实情况是,敦刻尔公国也不愿意趟这趟浑水,从地理位置上,敦刻尔公国靠近西北,按理来说应该支持朱利尔斯家族,但现在朱利尔斯家族的行情如此差,随时都有可能垮台的危险,

但是如果加入反朱利尔斯家族联盟,疑就将自己处于猎鹰王国与朱利尔斯家族两面夹击之下,导致敦刻尔公国大公只能装傻充愣,不愿意明确表态,

然后就是接近傀儡的圣洛伦索自治领的镇国公主,现在已经是圣洛伦索自治领的女公爵黛博拉,这个女人正在忙着处理国内的问题,西北局势这种大事,一向跟国力弱小的圣洛伦索没什么关系,谁上台就听谁的,典型的墙头草角色,反而是这个女人的突然转变,让人把目光关注

在成为正统的女公爵后,这位以前以放荡闻名的女人,立刻变为一个性格坚毅,行为严谨的女人,

她在猎鹰王国驻军的帮助下,罗列一系列的罪名,毫不留情面的将国内往日权势滔天的几个权臣秘密处死,其中好几个,还是她常年轮换的入幕之宾,用强力手段从调整家臣团,将原来分散的权力再次集中到自己手中,有人说这个女人太没有情义,也有一些不明真相的西北地区贵族,认为这个女人已经投入了蛮王维基亚猎鹰的怀抱,

蛮王配荡女,这幅画面想想都能够让数人产生各种各样的联想。而关于这位蛮族之王穿的神乎其神的野蛮形象和夸张举止,是形中让贵族们的舆论对此乐此不疲,

传说中,维基亚猎鹰身高两米,满脸横肉,满胸口的肌肉毽子,强壮的能够挤爆一只小酒桶,喝醉了酒,就会像刚非的大黑猩猩那样,双手擂着自己胸口,出野兽般的嚎叫,就算是正常时,也是一只手握着装满人血的装饰宝石的酒杯,另外一只手则握着黄金权杖,坐在数白骨堆砌的王座下,目光淫邪荒诞而又充满野心和**,野心勃勃的遥望着欧巴罗大6,胯下。。。

好吧,贵族们往往会在这里停顿一下,一脸心神意会的微笑,

既然是蛮王,这方面总不会差吧。

有传闻说,这位蛮族之王有十个王妃,没准圣洛伦索自治领的镇国公主黛博拉,那张比**蚀骨的柔美身体,正靠在蛮王的胯下也说不定。

曾经在一段时间,这个传言几乎代表了整个西北海岸的形象标记。

八月下旬,紧张的局面开始到了一促即的地步,与前线方面的平静相比,从西北海岸传来的消息,这位蛮子正在傻乎乎的修着道路。似乎对于诺曼底近乎荒芜的交通条件很不满,抱怨想要坐四轮马车去尼斯塔都需要跑上两天时间,而且屁股还可能被颠簸成几瓣,

所有的贵族都在笑,这个傻子!

难道他就不知道,其实从海上就可以轻松到达尼斯塔的吗?就算修了路。尼斯塔那种山地密林,强盗横行的地区,也不适合四轮马车这种东西,

这些强盗胆子特别大,有袭击贵族的嗜好,据说一个叫利奥波德的尼斯塔公国的叛将,纠结了一帮人企图动兵变。结果没有成功,于是撤退到了诺曼底与尼斯塔交界的山地,那正好是这个傻蛮子修路的方向,

时间在一天天过去,贵族们在每天召开军事会议之余,都伸长了脖子,希望够听到这个蛮子被袭击的消息,有这样一个活宝,正好可以解闷。

可惜,从前面传来的消息是。朱利尔斯家族主动进攻了!

二十二日中午,天空下着雨,千军万马在如同白雾般的雨点中,飘荡似的若隐若现,战线如同长蛇般蜿蜒动荡。朱利尔斯家族的军队如同乌云般缓缓逼近,步兵开进的脚步声,覆盖了整个大地,黑压压的两翼,数的长枪高举起,在雨色中闪动着寒光,沿着大地伸展开来,一眼望不到尽头,

“沙沙沙”,

踩踏在泥泞中的脚步声,就如同行走在布兰登堡守军的心头上似的,布兰登堡守兵开始脸色白,如山的长矛林高高地朝天竖起,风吹卷旗帜,出猎猎的声响。

滴答滴答的马蹄声接连不断,骑马的传令兵奔走于各个方阵之间的通道,高声地布着口令“扎稳阵脚!”、“做好准备!”前排的轻装步兵听命地蹲下,将盾牌和长矛托深深地插进泥里,组成一字摆开的势,在阵势的后面,八千名背着箭囊的弓箭兵分成六列纵队,正在给自己的强弓上箭,表情冷峻。

“射!”随着军官们猛力挥落手臂,数的白线化为空中密布的乱流,如同从地平线暴起的蝗虫群,密集的落入了布兰登堡守军的头顶上,溅起了一片血花和呻吟。中箭的士兵一声不吭地倒下,城头上乱成一团,从上空望去,整个布兰登堡的天空,完被随同雨点一起落下的光芒占据,

八月,二十三日,晨,

以三个精锐步兵团为主力,三万轻装步兵为侧翼,西北屠夫朱利尔斯福堡带着6万人的军队,抵达西北中部的布兰登堡,于此同时,其他两个方向的朱利尔斯家族的7万大军,也开始向中线的中心布兰登堡开进,

布兰登堡会战爆。

。。。。。。。。。。。。。

西北海岸,尼斯塔公国边界,胖子正站在高处,透过雨雾看着眼前密林横布的山岭,风吹动乌云,天空的气像瞬刻万变。在山岭的另外一段,一条刚刚开辟出来的宽阔道路,从森林间横穿而过,

在这些森林间,整列的军队正沿着道路迈入眼前的山岭,谁也不会想到,修路的工人,会是上万的军队,有了道路,武器装备只需要短短的一天时间,就从后方的大本营直接运到了边界线,

一个消瘦的中年人脚步蹒跚,被近卫带过来,

”你就是利奥波德?“胖子转过身来,看了一眼眼前有些狼狈的家伙,身上穿着沾满污泥的铠甲,头上蓬乱的就像鸡窝,很符合流浪者的身份

”小人就是利奥波德,尊贵的猎鹰陛下!“

利奥波德半跪在地上,声音微微颤,额头紧挨在地上,一点都不敢抬,蛮族之王,屠戮了百万人的屠夫,此刻正在站自己的面前,他感觉身上下就像一堵形的沉重枷锁压在身上,完法动

”你做的很不错,虽然有些小失误。但你还是按照计划,牢牢控制住了边界地区!“

胖子看着紧张的利奥波德,深吸了一口气“作为交换,我已经派人暗中将你的家人都赎回来了,只有你的妻子。很抱歉。。。。她在听闻你被宣称为叛逆后,已经在牢房里不堪受辱自杀了,至于给予你的身份,等你带领我们拿下尼斯塔之后再说,对于这一点,你应该没有什么意见吧”

”没有。能够如此已经非常感谢了!“利奥波德因为低着头,胖子看不见他的表情,

“作为尼斯塔公国以前专门负责防务的禁卫官,你对于尼斯塔公国的防务布置应该很清楚吧!”胖子收回目光,神色凝重的突然问道

“是,从沿途的每一个哨塔。到府的城墙缺陷,我都一清二楚,如果陛下能够给与我亲手复仇的荣耀,我将十分感谢。。。。。。”

利奥波德低着头,脸上苍白,想到尼斯塔公国上层对自己的不公正待遇,咬牙切齿。声音犹豫的说道,他也不知道对方会不会信任自己,怎么听这个要求,都像是有点不知羞耻的味道,

”你真的这样想吗?“胖子目光炯炯的看着他,语气透着让人骨寒的冰冷

”是!“利奥波德几乎是鼓起身的力气,鼻翼煽动,重重的吐出这个字,似乎连气息都在这一股浓烈的仇恨

”为什么?你的家人已经救出来了,我会给你一笔钱和土地。你可以和家人平静的生活下去!“胖子脸上带着不解,他虽然看不见利奥波德的脸,但也能够想到这个男人那张有些扭曲的表情,

”带着敌人覆灭自己的国家,这份复仇之心。是不是有些太强烈了!如果真是如此,你的祖国也会哭泣的!“胖子偶尔也会良心现,

”不,陛下,我想你误会了!“

利奥波德脸色狰狞的抬起头,目光复杂说道”这是复仇,但只是属于我自己的复仇,我对于尼斯塔的情况太了解了,当初追求妻子的人里边,除了我之外,还有好几个现在都是尼斯塔的高层子弟,其实所谓的监狱内自杀,根本就是一些掩饰之语,我也听闻了一些风格声,

想来这几个月来,妻子为了我来回奔波,只怕也没有少求这几个人吧,家族已经凋落,能够拿出交换的条件,想想也知道会是什么”利奥波德声音停了停,露出一抹复杂之极的苦笑“可就是这样,在后被玩弄利用之后,也只能助的选择在绝望中自杀,如果我连为她复仇的觉悟都没有,那我还有什么资格存在于这个世界之上,就算我能够和平的活下去,但我的内心早已经化为了飞灰,这样活着,还不如死了!“

”看不出来,你还是个重情义的人!“胖子深吸了一口气,声音顿了一下,眼中闪过一丝精光“希望你不要欺骗我!否则,你会知道后果会很严重!来人,给他取一套将军铠甲来!从现在开始,由你负责指挥担任前锋的2千军队!”

”谢陛下!“利奥波德的额头重重磕在坚硬的石块上,

”记着,一定要活着回来!死了,先前的约定我可就不认了!“胖子别过头去,看不出什么表情,鼻翼重重的闷哼了一声

看着撒隆的一万五千大军远去,胖子才从前面回过神来,山脚下,多择有些神色古怪的走上来,苦笑了一下,说道”陛下,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想先听哪一个?“

”消息从来没有好坏,只看你怎么看!“

胖子收拾了一下波动的思绪,利奥波德的表现让他有些另眼相看,如果当初不是家人的威胁,这个重情义的家伙,估计是死也不会选择背负叛国者的骂名,

”陛下果然是心胸豁达的君主!“多择一脸感慨的说道“既然这样,那就先说好消息吧,朱利尔斯福堡终于开始出击了,就在昨天中午,双方已经开始在布兰登堡碰撞了一把,现在都在聚集中,从局势上来看,朱利尔斯福堡的主动出击,让反对方措手不及,以至于在布兰登堡的右侧,一天之内垮了两次防线,如果不是对面仅仅是试探性进攻,估计反对朱利尔斯家族联盟的局面会很被动!”

“意料之中”胖子神色淡然,从近卫手中接过战马缰绳,翻身上马,与多择并马齐驱,边走边说道“如果是我,我也会选择主动攻击策略,这样就可以主动的选择对自己有利的战场!对了,还有一个坏消息是什么?“

”朱利尔斯特莉萨找来了!只有几个卫兵就敢横穿整个诺曼底荒野,这个女人是个有胆色的女人!“多择故作神秘的左右看了看,才脸上紧绷的低声说道,只是有些抽搐的嘴角表明,这个家伙在忍着笑意

”她。。。她来干什么!“胖子有些

”芳心暗动,忍不住投怀送抱呗,啧啧,难怪人家都说猎鹰的利爪永不落空,在这方面,还真是让人羡慕的不服老不行啊!“多择人老皮厚,不怕胖子的淫威,在旁边自言自语道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欢迎您来起点()投推荐票、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大的动力。用户请到n9

海曙区中医院怎么样
福建医科大学附属口腔医院怎么样
河北专治癫痫病好的医院
临沂治疗龟头炎医院
雅安治疗宫颈糜烂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