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请叫我牧师 第49章 交易

发布时间:2019-09-26 01:01:29

请叫我牧师 第49章 交易

“普通的丧尸我们还可以继续用伪装的方法躲过去。舔食者的听觉发达,但同样也是弱点,现在我们有七个人,大家相互配合对付单独的一只问题不大。如果碰到两只以上,就各安天命吧!另外要小心一些动物像猫、狗,老鼠蚊子等等,它们变异起来比人更可怕。最后,如果碰到一个穿着皮衣的光头大汉,你们记得有多快跑多快……”

沈牧把目前需要注意的事项说了一遍,然后又拿过匕首在桌子画了起来:“这里是古董店的位置,这里是我们进入遗迹的位置,这一段路还能记清楚,所以我们现在就是要找到古董店的位置。我记得我们遇到舔食者的时候是向东边跑的,在第三个十字路口向左转的,然后又在第一个路口向右转……”

“我怎么记得是第二个路口。”寒杨异议道。

“我记得是第一个。”韩飞回忆道。

“别看我,我已经记不清了!”见三个人都望过来,月清干脆一耸肩,表示自己已经完全记不起来了。

……

记不清路真的是一件很严重的事情,四个人不停的回忆争论,过了一阵子万海和野狼也加入了进来,然后他们就制作出了一份粗略版的地图,把所有可能的地区都囊括了进去。一条路一条路的找过去,相信总能找到正确的方向。

“大家可以休整一下,轮流值夜,天亮后我们出发。”不知不觉中沈牧已经成为了这个小团队中发号施令的人。没办法,谁让只有他才熟悉这座遗迹呢!其他人就算是有些不情愿也得接受这个现实。况且事实已经证明,如果没有沈牧的话他们现在大部分人早都已经死了。

几个人陆续的离开了房间,趁着难得的时间各自去找地方好好休息去了。只有沈牧留了下来,平静地看着野狼,问道:“你想要谈什么?”

之前野狼就暗示想要跟他单独谈谈。关于这个谈话可以理解,但对于谈话的内容沈牧并不抱有太大的兴趣。

“我真的很想知道你是谁?但我知道有些事情不能问。”野狼用一种很悲凉与无奈的眼神看着沈牧,忽然一扭头说道:“出来吧

请叫我牧师  第49章 交易

,雯雯!”

随着他的话音,在房间的阴暗角落中走出了一道苗条的人影,正是之前在那个女刺客。

她是什么时候潜入进来的沈牧竟然一点都没有察觉,不禁瞬间有些紧张了起来。一个刺客和一个魔物猎人,就算是野狼断了一只手臂,如果他们两个要联手对付他的话也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不用紧张,我只是想要跟你谈一笔交易。”野狼安抚住沈牧,同时把女刺客叫到身边,说道:“介绍一下,这是我女儿,刘雯。”

“你女儿?”沈牧有些吃惊,再看向女刺客忽然明白过来她为什么会杀气腾腾的看着自己了。她肯定是将野狼断臂的原因归结到了他们四个人身上。女儿为父报仇到也说得过去,但这并不是可以让沈牧放弃对她的杀意的理由。

“以前我是都不会带她来混元界的,但这次出发前她执意要跟着。而原本我以为这次的探索遗迹不会太危险,带着她来历练一下也好。”说起这件事野狼不禁一阵的懊悔,用仅剩下的独臂用力的握住刘雯的手,眼睛里泛着血丝地对沈牧说道:“我只有一个女儿,我不能让她死在这里。所以我想跟你做一笔交易。平安的将她带出去,价钱就是这个!”

说着野狼比划了自己手上带着的空间储物戒指,继续说道:“这个戒指有五立方米的存储空间,市场售价不会低于一百二十万。另外里面还有这次探索的全部收获和一些普通装备,价值估计在八十万左右,一共总计二百万。把她送出去,这个就是你的了。”

二百万,带一个人平安离开,不得不说野狼给出的价码真的很高,沈牧一时间都有些动心了。然而还没等他表态,刘雯就怒气冲冲地朝着他干吼了一声,然后就抱着野狼的胳膊的不撒手,一边还不停地比划着什么。

“嗯?她……”沈牧这时候才惊奇的发现刘雯似乎好像不会说话。

野狼点了点头,将手从刘雯怀里抽出来,满是慈爱目光地看着她,一边给她梳理头发,一边对沈牧说道:“从她一出生就这样,听不见声音,也不会说话。我找了很多医疗机构看过,都说是先天身体组织结构缺陷,根本治不好。我不信,现在连肢体都能再生,怎么可能连这点小毛病都治不好?所以这几年我拼命的挣钱,接最危险的任务。我要带她去帝都星,找最好的医生,用最好的仪器。她还年轻,不应该一辈子生活在没有声音的世界里。”

沈牧真没想到外表粗矿的野狼居然还有这样的一面。也许是因为同情,或者是被父女情深所感动,他心里对刘雯的杀意到时减轻了不少。

“其实你不用跟我交易什么,我知道的都跟大家说了,只要我们小心一点平安逃出去的问题不大。”犹豫了一番后沈牧还算决定不去正这笔钱,因为他总觉野狼像是在交代后事一样,这里面肯定还有问题。

但是野狼显然不这么认为,摇头道:“不会那么容易的。我的直觉告诉我,我们已经被盯上了。知道猎人是怎么追击猎物的吗?先是驱赶,让猎物疲于奔命,然后再趁机一击必杀。我们现在就是那个被追赶的猎物。不会那么容易逃出去的。在这些人里面你是最让我看不透的,如果说我们当中有一个能活着逃离的话,我相信这个人一定是你。而我的要求,仅仅是让你捎带上她。”

野狼的话让沈牧有些移魂不定,同时隐隐的还有一种不安的感觉。在野狼没说的时候他还真没觉得,可被野狼这么一说,很多地方就越觉得越可疑。比如说舔食者一般都是群体行动,这次为什么只出现了一个?在之前逃跑的是时候为什么他们偏偏跑到了这里跟野狼他们碰到了一起?这一切真的只是巧合吗?还是他们真的被当作猎物给盯上了。

有些东西真的不能想的太多,越想就越觉得恐怖,越想就越觉得不安。所谓细思极恐大约就是如此,沈牧现在真有一种寒毛乍立的感觉。

……

神色凝重的从野狼那里出来,沈牧就独自找到了一个角落闭目休息。野狼的话他并没有全信,但也不得不防。而且从野狼的话里他还听出了另外一层意思,似乎他们这次探索任务本身就并不是那么单纯。

“唉,你们谈什么了?”寒杨这时候悄悄地摸了过来。他对野狼与沈牧之间的单独谈话非常感兴趣。

“没说什么,就是把之前的事情谈开了。大家想要活着出去,肯定要齐心协力,这种疙瘩早谈开早好。”虽然到目前来说大家合作的都比较愉快,但人心隔肚皮,尤其还是在这种地方,沈牧除了自己以外谁都不信。

“哦,那挺好!”寒杨显然也不相信沈牧的话。转身离开时眼中冒出的精光,似乎是对沈牧产生了浓浓的怀疑,他猜测沈牧一定是跟野狼达成了某种交易。

事实上,他还真猜对了!

黑龙江治疗白癜风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费用
哈尔滨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