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十天神境 第四卷 大陆风云 第五十七章 杀戮

发布时间:2019-09-24 14:28:07

十天神境 第四卷 大陆风云 第五十七章 杀戮

阎丹晨神色狰狞,即使知道了自己的行踪已经暴露,但却依旧没有隐藏的一丝。[燃^文^书库][]

“黑暗的地牢,这儿······不是很好吗?为什么一定要离开呢?”

阎丹晨一声轻笑,静静地站在密室之中,望着破损的门口。

这一刻,自阎丹晨的身上透露出一股股危险的气息,此时此刻,阎丹晨竟好似要与周围黑暗的环境融为一体,轮回大典自动运转,轮回大道的力量在阎丹晨的体内不断地流转。

一枚乌黑的玉佩在空中缓缓地旋转着。

“是谁擅闯禁地?还不速速自废修为,束手就擒?”

一大群黑衣人出现在密室的门口,这些人都是密室原本的守卫,在感受到来自地底密室最深处的变动之后,所有人都蜂拥了过来。

阎丹晨随意瞥了一眼,随即一声冷笑,这些人都只不过是玄品修为而已,在他面前根本不够看。

阎丹晨知道,这些人只是最外围的参与者而已,根本不知道具体发生了什么,他们只不过是遵守着自己的职责,守护地牢而已。

但是,事已至此,阎丹晨不可能会有丝毫的怜悯,光明长城血战时积累的煞气铺天盖地的涌出,冲向那些黑衣人。

那些黑衣人顿时脸色苍白,仿佛置身于修罗域场一般,有不少人脸色惨白,嘴里不住的喃喃道:“血,血,好多血,好多······”

阎丹晨的冲天煞气,竟然直接让这些人陷入了幻境之中!

“醒来!”

一声爆喝突兀的散开,顿时,所有的黑衣人都是脸色白如纸张,一口鲜血喷出。

所有的黑衣人自无边的幻想之中醒来,而后全都是一阵阵的后怕,他们想不出来,眼前这个看起来并不高的人究竟经历了什么,竟然会有如此惊人的血煞之气。

将众黑衣人唤醒的那个人脸色十分的难看,他是这地牢的看守者之一,也是一个圣品五阶的强者,今日正好轮到他镇守地牢,没想到竟然会出了这样的岔子。

当然,他也对阎丹晨很是震惊,虽然看起来对方只不过是圣品三阶而已,但是却不容xiǎo觑,单单是这一份煞气就让他十分动容。

究竟是什么样的存在,才会有这样的煞气存在啊!

看着眼前这个圣品五阶的人,阎丹晨知道,这个人定然是知道些人么的,但是想要从这个人嘴里知道些人么,那就必须要有足够的威严,或者是説······血腥!

阎丹晨没有丝毫的犹豫,手中的阎王令投影挥出,一道残影划出。

随着残影的闪过,大批大批的人倒了下去。

那个圣品五阶的强者见状脸色巨变,他没有看清楚阎丹晨是如何出手的,但是却看到了周围的手下成片成片的倒下,全都带着惊恐的表情,顿时忍不住抽了一口冷气。

不过五秒钟而已,原本聚拢在门口的二三十个黑衣人全部倒地而亡!

那个圣品五阶的人倒抽了一口冷气,脸色苍白,再也难以生出一丝反抗的想法。

恶魔!这是一个恶魔!一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此刻,阎丹晨的修为早已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能够一挥手便杀死二三十人,单单是这种性情,就足以让人恐惧。

这一刻,阎丹晨仿佛是换了一个人。

没有多余的语言,没有多余的动作,手一挥,顷刻间收走数十人性命,只为曾经的那个人!

那个圣品五阶的家伙此刻哪还有强者风范?脸都吓白了,一个静的哆嗦,颤声道:“不要杀我,不要······”

阎丹晨静静道:“把你知道的和这间密室有关的都説出来。”

“是是!”那个圣品五阶的家伙连声道。

阎丹晨皱了皱眉,道:“説吧。”

那圣品五阶的家伙张了张嘴,愣了愣,才道:“这个······我是这地牢的守卫,只知道这间密室曾经进行过一向秘密行动,有一批不属于这儿的人参与,之后这间密室封存了一个多月,然后就废弃了。但是这密室里面到底有什么却并不知道。”

阎丹晨皱了皱眉,问道:“那你可知道,那些人的来历?如今又去哪儿了?”

五阶的那个人道:“我······我不知道,我只知道他们是上面的人,来的时候很是隐晦,走的时候也很是隐晦,给人的感觉就是突然间出现,然后突然之间就全部消失不见

十天神境  第四卷 大陆风云 第五十七章 杀戮

,感觉······很神秘。”

阎丹晨沉默,他知道眼前这个人真的不可能知道那样的大迷,因为这个秘密事关整个大陆的格局,他们这些人还不足以知道。

但是,总会有人知道的。

“有外人参与,定然也有这城主府内部人员参与吧?你都知道有些人么人吗?”

圣品五阶的那个人张了张嘴,正想要説什么。

突然,又是十余人冲了进来。

阎丹晨皱了皱眉,他看得分明,这些人竟然大都是圣品三四阶左右的修为,更有几个人达到了圣品六七阶的样子。

阎丹晨知道,这些人恐怕是城主府的主要兵力了,隐藏的兵力暂时不会出动,但地牢的重要性还是让城主府暂时能够触动的所有力量都出动了。

为首的那个圣品七阶的人看了看周围血腥的场面,不由得皱了皱眉,而后道:“阁下何人?杀我城主府这么多人,是否得有个交代?”

阎丹晨没有理会那些人,问自己面前的五阶的黑衣人道:“那些人里面有没有参与者?”

那五阶的家伙早已被阎丹晨吓破了胆,此刻尽管有强援在旁,但却依旧不敢违抗阎丹晨的意愿,颤声道:“有有,就是他,还有他,还有······他。”

五阶的家伙一连指了三四个人阎丹晨仔细看去,正是带头的那几人。

“他们是主谋?”阎丹晨问道。

“不······不是,他们······只是参与者,主谋······比他们强太多了。”

阎丹晨diǎndiǎn头,心下微微思索一番便已明了,圣品七阶,在这个xiǎo城已经是难得一见的决定高手了,但对于整个帝国而言,却也只是中上层而已。

看见阎丹晨丝毫不理会自己,一开始问话的人强压怒火,低声道:“阁下何人?可否给我江沙一个説法?”

阎丹晨瞥了自称江沙的人一眼,淡淡道:“你参与过这间密室之内的那件事情?”

江沙冷哼一声,并没有回答阎丹晨的话,冷冷道:“阁下擅闯禁地,并且还杀死了我们这一方的人,难道就不想説些人么吗?”

阎丹晨对这些人充满了怒火,就是这些人参与了当初炼化琉璃的过程,这让阎丹晨看着这些人时充满了杀意,自然不会对这些人有什么好态度。

“你又待怎样?”

阎丹晨冷冷的回道。

“哼,敬酒不吃吃罚酒!”江沙冷声道:“本不想生出那么多事端,但是你执意如此,那就别怪我心黑手辣了,给我上!”

江沙感觉到了阎丹晨的难缠,所以并没有一个人上去,而是让所有人一起出动。

阎丹晨对这些人没有丝毫怜悯之情,光明长城大战之后,让阎丹晨的心也冷到了极diǎn,对于和自己有仇怨的人,不会有丝毫的犹豫和手软。

对于那些和自己修为差不多,并没有被指正的人,阎丹晨毫不留情,阎王令投影瞬间飞出,刹那间便划过了那些人的薄弱之处。

由于这些人并不了解阎丹晨的进攻手段,在遭到阎丹晨的突然袭击时,根本来不及反应,被阎王令投影轻而易举的突破了防御,而被阎王令投影突破防御,就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死!

场面在那一瞬间仿佛凝固了一般,随即,一道道身躯齐刷刷的倒下,如同被收割一般。

江沙的冷汗顿时就流了下来。

这一刻,在他的眼中,阎丹晨就是传説中的恶魔!

至于那个指正别人的那个五阶的家伙,早已吓得晕了过去。

“説吧,知道些什么?”

阎丹晨淡淡道。

江沙张了张嘴,颤声道:“什么?”

阎丹晨道:“和这间密室有关的,比如,那些人都到哪儿去了?”

江沙张了张嘴,半晌才道:“我······不知道,我们只知道有一个任务,按照那个人的指使在法阵的相应位置提供能量,此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阎丹晨皱了皱眉,看了看其余几个人,发现这江沙似乎并没有説谎。

但是,这就跟什么也没有问出来一样啊。

阎丹晨皱了皱眉,道:“有谁知道那些人的去向吗?还有你所谓的那个人到底是谁?”

江沙道:“那个人是······”

“説。”

“是······是······”江沙看了看阎丹晨,最终咬了咬牙,似乎下了决心一般,道:“我们不知道是谁,只知道,被叫做三号。”

“三号!”阎丹晨diǎndiǎn头,将这个称号记在了心中,他知道,这定然是那个人的代号,想来应该是那个亲王的直属力量了。

江沙道:“至于那些人的去向,恐怕没有人知道,就算是城主大人,恐怕都不知道。”

阎丹晨皱了皱眉,对方的行事异常的谨慎啊!看来是无法从这些人口中得道确切的消息了。

但是,阎丹晨又有些不甘心,低声问道:“真的就没有人知道吗?”

江沙道:“恐怕真的没有人道。”

阎丹晨皱了皱眉,但是,忽然之间,他又想到了些什么。

“那些人大概离开的时间是什么时候?”阎丹晨问道。

江沙道:“什么时候离开的,我们并不知道,只知道约摸在一个半月之前,我们结束了那个神秘任务。”

一个半月吗?阎丹晨diǎn了diǎn头,而后看了看江沙,淡淡道:“好了,没你事儿了,你们走吧。”

江沙楞了一下,而后如获大赦般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

xiǎo龙有些不解,问道:“为什么不杀了这些人?”

这时候,阎丹晨一反刚刚的神态,拉着xiǎo龙就跑。

“圣品七阶,我现在根本杀不了,就算是有阎王令投影,那也只能是乘其不备偷袭,一旦对方有了警觉,就会提前防御,那样的话阎王令投影恐怕就不能建立奇效了,一旦被发现,我们就完蛋了,既然杀不了,那就只能将他们吓退了。不过,我估计那几个人现在恐怕已经反应过来了。”

阎丹晨这句话刚刚説完,一声怒吼就突然地传了过来。

“果然!快走!”

淮安治疗前列腺增生医院
平顶山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阳江什么医院治疗白癜风
沈阳中亚白癜风医院如何走
上饶信州协和医院效果如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