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牧仙志 第三百二十六章 谈魔辨道

发布时间:2019-10-12 22:30:40

牧仙志 第三百二十六章 谈魔辨道

第七人一如既往的沉默,他一头乌油油顺滑长发,十五六岁模样。实则,彬棘一行八人,就属他最年长,已有两千一百三十余岁。

候宰邢兄妹时常穿梭在仙凡之间,听得各种奇闻怪事。彬礼这人几百年前赫赫有名的天纵之才,自是不会少,更何况他兄妹二人都拜入祝织山正统。

候宰邢为打破尴尬气氛,便道出他所知晓的彬礼事迹。原来,祝织山的确有传说彬礼的事迹,传闻彬礼悲愤上苍负他,遂挥刀滥杀。从人道步步跨入魔道,隐姓埋名,沉浸杀戮数百年。

百年前,灾厄横行,邪魔作祟,人世间民不聊生,普罗大众苦不堪言。各大名门害怕魔道汇聚成灭世洪涛,可能会将名门正派都给淹没。

便一同商议将遣无数弟子下山入世,将普罗大众从灾厄的疾苦中拯救,将芸芸众生从邪魔的凶恶中解脱。

候宰邢和侯佩氤都有响应祝织山征召,接下师命,领得山主法旨,踏入凡尘,荡厄除魔。巧合的是,兄妹二人的战友,亦还有当代织女和童征。

黑暗与光明纠缠,正义与邪恶的厮杀,动荡蔓延整个织女星。战火从织女星蔓延到周遭其他凡星,其中牵牛星犹为甚之。

大量牵牛星人才在此期间被掏空,上了织女星,又是炮灰。那时候,重重的阴霾蕴在每个牵牛星人的心中。

六十余年的正邪战争,织女星千疮百孔。牵牛星也好不得哪里去,牧星镇更是在此期间又大幅度衰败。

一甲子的战争,投入大量底蕴,让并非没有成果。灾厄散去如风,邪魔匿踪胜鼠。给未来盛世奠定坚实基础。

那牵牛星出一对神仙眷属,天子牧苍和穆清。织女星亦出一对金童玉女,金童便是那童征,玉女便是那当代织女,梁祈芸。

玉女梁祈芸回道祝织山,立马闭关,销声匿迹。十几年间,不曾再闻梁祈芸任何消息。

待人们再得消息之时,已是她感天悟道,得证仙道,摘得正果,被仙庭授予织女仙号。

童征回归祝织山的时候,身边却多一个眼如鹰眸,目光如刀芒,披头散发的狠人。后来方知,那个狠人便是下山入世修行几百年的彬礼。

自那以后,关于彬礼的传说就如雨后春笋一般。所以最惹人争议就是彬礼这几百年究竟是不是堕入魔道。虽然彬礼体内毫无魔气,但是他的行径就跟魔道没甚差别。

候宰邢讲到最后,看得出道牧真是第一次见彬礼这人,忍不住问道,“阁下,怎看出生人因果罪业?”

道牧右手剑指岔开,回指自己双眼,淡淡然,“眼睛。”

“只听说道师弟一双慧眼可趋吉避祸,看穿灾厄本质。今日才知道师弟的慧眼,还能看得那因果罪业。”彬棘哑然失笑,却也没故作姿态,让人觉得是正常反应,听不出讽刺,不至于反感。

道牧自是不会跟彬棘计较这些,但见他微微转过头,对视彬棘,微笑道,“彬棘师兄,莫不是以为,当年小道在织天府地牢,挥斥屠刀杀戮清洗,仅仅是因为自保?”

“难道不是吗?”彬棘眉头一皱,困惑惊疑,“若我没记错,当时你还没拜入织天府,修为极低。在莫家苦苦相逼之下,你方才视死如归,挥刀自保,绝地反击。”

“师兄讲得也没有错,但师兄可知道为何我屠戮万余人,却不曾见得我生有魔气,依是浩然正气长存在,丹田牧力清纯?”道牧一边说着,一边转过头去,看赌斗场上的局势变化。

“……”彬棘闻言,哑然无语,目光闪烁,不知该如何接道牧的话。

道牧说得并没有错,道牧的恶名昭彰,多少人暗地里叫他牧中屠夫。这还算是客气了的,更甚者叫他红眼疯狗。

道牧明明杀那么多人,早该堕入魔道,损寿折福。可是道牧非但没有堕入魔道,更没有损寿折福,反倒活得越来越滋润。

候宰邢兄妹听得云里雾里,候宰邢兄妹有听说过道牧这人。可是关于道牧的传说,也就一两句嘲讽,或者挪揄。于是候宰邢兄妹二人便把道牧当成一个比较不普通的牧道者。

侯佩氤忍不住开口问牛郎他们,牛郎他们你一言我一语分说,兄妹二人才知晓道牧的“丰功伟绩”。

侯佩氤兄妹可都是地仙,二百多将近三百岁,他们还经历过一甲子的正邪恶斗。可死在他们兄妹手中的人,再怎么算都不超过百人。

牧中屠夫,道牧当之无愧!

侯佩氤与哥哥候宰邢对视几息后,方才平复其心中的惊涛海浪,合上足可放入拳头的嘴巴。

“其实,小道甚是不喜以简单粗暴的方式去解决问题,甚是厌恶杀戮。小道想来是能谈则谈,能劝则劝,能放则放。”

道牧语气淡淡,明面上是说给侯佩氤兄妹听。实际上是在告诫彬棘一行人,以及那些潜藏在暗处,一直在观察着他的人。

“可能是我性格过于乖僻,招致做甚都会令人厌恶。又或者是我的样子,看起来外强中干,比较好欺负吧。他们几乎都不愿跟我谈,不听我的劝。人无害虎心,虎有伤人意。”

那第七人闻得道牧此言,终还是忍不住,呵呵一笑,“彬礼的行径是有些极端,可要将他判断为魔道,未免太过,有待商酌。”

接着就见他转过头来,正好与道牧打个照面,黑眸对血眸,“若论极端行径,恐怕也没阁下这么极端吧?”笑容灿烂,浑如邻家男孩,“他若是魔道,你又是什么道?”

道牧听他这般说辞,亦呵呵笑道,这就得看每个人如何定义魔道。在他自己看来,魔道的唯一标准,就是罪孽业气笼罩周身的浓郁程度和颜色深度。

若罪孽业气仅是半云半雾,没有其他倒还好。哪怕他一身罪孽业气熊熊燃烧,魔焰滔天,也还好,或许是他道行精湛所致。

残暴滥杀且道行不精者,就会跟彬礼一样。一身罪孽业气笼罩,浓郁不散,半云半雾。

冤鬼缠身,招致阴魂不散。冤鬼凄厉嘶叫,诅咒其霉运。阴魂蚕食其泄露的阳气,吞食其被诅咒而去的气运。这类人损寿折福,越到后面,越是诸事不顺。

看他眼如鹰眸,森冷阴鸷,以为他很有劲精神。可实际上,他被冤鬼缠身,阴魂不散之后,应该没睡过一次好觉。

这类人每到夜半,就会很困很困。可很奇怪,他明明感觉自己很困,就是睡不着。坐在蒲团上,如坐针毡。躺在床上,如睡篝火红炭。

无论是坐着,站着,靠着,还是躺着,一到睡点就浑身上下哪儿都不自在。除非吃药,否则想要通过入定打坐,冥想修行已过度睡眠都不可能

如此一天天下来,阳气散去越来越多,越来越快,最终阴盛阳衰。最可怕的是,这类人因长时间无法休眠,以至于精神衰弱,十分不耐烦,又易怒,话语狠戾,手段残暴。

于是他就会把气都怪罪在周遭的人事物,好不容易从魔道抽出一脚,又自己踏进去。届时,谁都无法再将他从魔渊中拉上来,招待正义侠道与其相遇,将其消灭。

道牧一边讲着自己的见解,观察到的细节,讲得正起劲。他且还一边看着,赌斗场局势胶着,打得正酣。

不仅仅是侯佩氤他们竖耳倾听,尊贵席周遭的尊贵宾客们也都听得津津有味。

“嗤!”彬棘的七个同伴中一人忍不住嗤笑出声,他一边凝视赌斗场,余光锁定道牧,“别的不提,你这面相编起故事,讲起慌来,倒是很容易让无知的人相信。”

“年轻人……”又有一人双手环抱在胸,微微转头,“你何不把我们一行人都归入魔道,讲不定会显得更加真实。”

侯佩氤兄妹二人面色复杂古怪,其他人则是恨那两人太鲁莽,打断道牧那一套新奇的讲法。牛郎、候大壮、李焕衍看着旁边彬棘那几人,就像是在看一群傻子。

“你这种人,也想拜入祝织山,真个叫痴人说梦!”又有一人嘲讽道,他一如既往看都不看道牧一眼。好似看道牧一眼,都觉得脏了他的眼睛和灵魂。

“牧剑山已经被织天府开除,你为牧剑山弟子,也不知耻,竟还妄想拜入祝织山。”一人直视道牧,满面挪揄之色,浑似那傲慢无知的富贵人家面对街上乞丐的神情,“有这脸皮的人,满口吐出谎言,似乎更加合理。”

其他好事者们一听,兴奋异常,嗡嗡交头接耳。这道牧原来就是那个道牧,那个叫做牧剑山,却只有两个人的寒酸脉承,被织天府开除的牧剑山。

生活在祝织山仙境的人,或时常往来祝织山仙境的人,大多都有听说。毕竟,大家只听说自己断脉消亡的传承,未曾听过太废被开除的脉承,何况还是祝织山的嫡系织天府之下。

可是这个被众人嘲笑的牧剑山,被人耻笑的道牧,似乎并不像人们传说得那么不堪。

道牧淡淡应一声“或许吧。”便不想再浪费口舌。话才刚落,道牧神色一凝,瞳孔倏然收缩,接着又立马放大。

须臾,道牧咧嘴灿笑,“无论怎么讲都已不重要,反正他还是个死。”

没几个人听清楚道牧在说什么,只因观众们的欢呼声,浑如一滚滚拍天海啸一般,轰轰轰,吵得翻天。

保定治疗阳痿方法
佳木斯治疗性病费用
辽宁好的牛皮癣医院
保定治疗阳痿费用
佳木斯治疗性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