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绝品妖帝 第一百零八章 陷害

发布时间:2019-10-12 18:13:47

绝品妖帝 第一百零八章 陷害

炎辰手中拿着阔剑,猛地一下咋开了房门,脸上带着凝重的表情,不过在一个十分不令人注意的瞬间,炎辰看了秦月一眼,眼神中透露出狡诈的笑容。

秦月瞬间明白,同样还以微笑。

“元龙,你给老子滚出来。”玄石怒声吼道,猛地冲了进去。

玄石完全愤怒了,根本管不了其他的,迅速冲了进去,尽管他不愿意相信这件事,但是,如此情形,他必须要一看究竟。

炎辰和秦月同样跟了进去,当进入房间之后,玄石的脸瞬间绿了,原来,元龙此时正抱着一个妖娆的女子,两具白花花的身体正在缠绵在一起,而在他的手中正拿着一柄匕首插进了女子的胸膛。

杀人后竟然还做出如此龌龊的事情,玄石顿时冲了上去,对着两具白花花的身体猛地就是一脚。

“啊”元龙被一脚提醒。“特么的,那个混蛋敢踢老子?”暴怒的从床上跳了起来,元龙怒声吼道。

不过,当她看清楚此时的情形时,顿时楞在了那里。

“宗主,不是你想的那样,绝不是你想的那样。”元龙跪在地上不断的磕头,痛哭流涕的说道。

“混蛋,元龙你该遭千刀万剐之刑。”玄石怒声的吼道,声音震得整个玄魔宗一阵颤抖,那无尽的音浪令所有人都不断的胆寒,纷纷小心谨慎起来,生怕一个不注意惹怒了正在起头上的宗主。

“来人,把元龙这个混蛋给我待下去,关进死牢。”秦月这个时候走了上来,立即开口说道,此时玄石的心思他完全了解,虽然这其中有玄石的面子在,但是玄石生性多疑,必然不会立即杀了元龙,因此,这个时候他必须站出来说话。

两个守卫匆匆将元龙带了下去。无论元龙如何喊冤都无法阻挡他悲惨的命运了。

“宗主,此时虽然元龙做的有些过分,但是,念在他为我玄魔宗做过很多贡献的份上就留他一条性命吧。”知道玄石不忍心杀害元龙,秦月出声说道。

“请求宗主放元龙一条生路,让他将功补过。”被玄石的怒吼声惊动而匆匆赶来的众多修炼者出声请求道,其中和元龙交情深厚的五剑客中的四个更是苦苦求情。

玄石看着跪倒在地的众人,不禁皱起了眉头。

“既然你们如此求情,那么我也不是铁石心肠的人,但是,死罪可免,活罪难逃,先把他关在死牢,待到擂台再让他出来参加比吧。”玄石冷声说道,随后离开了这里。

“但愿宗主能够遵守承诺啊。”秦月紧随其后,但是却留下了这么一句令所有人都感到疑惑的话语。

任谁都知道,秦月非常了解玄石的心思,不过这句话从秦月口中说出就有些耐人寻味了。众人面面相觑,都无法理解,最终还是离开了。

尽管这件事情被玄魔宗封锁了消息,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当天中午就已经在德州传开了,玄石的房间中不时的传来摔东西的声音,和玄石的咆哮声。

“混蛋,都是饭桶,赶紧去给我查,抓到散播消息的人,给我千刀万剐。”玄石怒声吼道。

秦月飞快的退了出去,传达命令去了。

这一天整个德州陷入了空前的恐慌,所有的玄魔宗的侍卫还有修炼者都冲了出来,在大街上不断的盘查。

一间酒楼中,炎辰和秦月对面而坐。

“晨风,你的这一招可真是狠辣啊,让玄石可谓是颜面尽失,如今整个德州都在嘲笑玄魔宗,看来,你的下一步计划可以实施了。”秦月看着炎辰微笑着说道。

越是和炎辰交往,他越发现,炎辰果真是一个强大的对手,而且是一个不能够轻易招惹的对手。

“哈哈,秦月,这一切都是你的功劳,只要让玄魔宗的那些修炼者心寒,到时候,就算他玄石有天大的本事也无力回天,到了那个时候,只要让他们都站出来反抗玄石,玄魔宗的那个老不死的就会显身了。”炎辰冷笑说道。

秦月当听到炎辰说道玄魔宗的那个老不死的的时候,顿时身体一颤。

“晨风,那个老不死的可是修为强大,如果没有十足的把握千万不要招惹他,否则死无葬身之地。”秦月皱眉说道,显然对于玄魔宗的那个老不死的,他深深地忌惮。

“放心吧,到时候会有人对付他的,不过在此之前我要让他们互相残杀。”炎辰冰冷的说道,就连秦月都感到后背一阵冰冷,在心中暗暗下定决心,日吼绝不再与炎辰打交道,这个人简直就是魔鬼。

当天,夜里,炎辰飞快的冲出了自己居住的小屋,这一整天众人都在寻找散播消息的人,此时早已经疲劳的入睡了,炎辰的离开并没有惊动任何人。

玄魔宗的死牢通常都会关着玄魔宗的死敌,或者是犯了罪无可恕的人,当然,这些都是玄石这么认为的,毕竟他考虑的只有宗派的利益,凡是对宗派利益造成危害的人都是他的死敌。

炎辰飞快的在各个建筑物之间穿梭,身体灵活无比。

“唰唰”一道玄元之力打出,看守死牢外面大门的两个侍卫顿时脖颈上喷出两条血箭。

炎辰飞快的冲了过去,将两个死尸轻轻的放在了地上。

玄魔宗的死牢一向都是重兵把守,此时,炎辰已经过来了,那么就没有不将这些人弄死的理由,不过,在他的心中可是早已经计划好了,飞快得穿上其中一个侍卫的衣服,炎辰发出一阵声响,顿时其中的一个侍卫的尸体被死亡之气吞噬,只留下一堆混迹,就连衣服都消散了。

“谁?”里面的侍卫听到声响立即冲了出来,当看到炎辰的时候,立即吹响了警报,十几个侍卫飞快的冲了过来,手中阔剑更是毫不留情的斩了下来。

炎辰不做任何停留,飞快的逃离而去。

死牢中闯进刺客的消息飞快的传进了玄石的耳朵之中。

“混蛋,难道这些修炼者真的想要救人吗?”玄石怒声说道。

“宗主,依我看来似乎并不是修炼者所为,如果真的是他们做的,那么他们必然会出动大量的人手,而且最近我们玄魔宗并不太平,难免会有些宵小传进来闹事,恐怕此时另有隐情,我想元龙不会愚蠢到如此暴露身份吧。”秦月说道。

“嗯,我也觉得此事有些蹊跷,你传令下去,令死牢严加防备,我想贼人必当再来,这次必须留下他,我要亲自审问。”玄石怒声说道。

第二天,这个消息再次在玄魔宗中传开了。

众多修炼者心中都有些疑惑,这件事情虽然和他们没有关系,但是,当们都为元龙求情,那么玄石难免会怀疑他们。

晚上,炎辰再次换了一个容颜,微笑着大摇大摆的走进了死牢。

“站住?什么人?”侍卫从两个变成了四个。拦住了炎辰问道。

“奉宗主之命前来,你们让开。”炎辰冷声说道,说着拿出早已经准备好的腰牌,这是秦月从玄石那里偷来的,只要炎辰做事快速将腰牌送回去,那么他就有机会让元龙去死,而他的计划也就能够更加容易的实施了。

看到腰牌,侍卫立刻乖乖的让开了。

炎辰这是第一次走进玄魔宗的死牢,并没有想象中的那般阴森,相反,这里还有些温馨,每一个进入死牢的人都是大富大贵之人,玄石也算是够意思,并没有让这些人吃苦。

此时,死牢之中只有一个守卫守护着,看到炎辰进来立即警惕起来,不过当她看到炎辰手中的腰牌的时候顿时乖乖的闭上了嘴巴。

“放我出去,是不是宗主让我出去了,混蛋赶快把门打开。”元龙怒声吼道,自己堂堂的斗灵之境的修炼者,到哪里不是被人前簇后拥啊,什么时候受过如此的苦啊。

“哈哈,元龙,在这里居住的还习惯吗?宗主可并没有说让你出去啊。”炎辰此时已经再次变换了容貌,声音也做了改变,微笑着说道。

“放屁,我要见宗主,混蛋,赶快告诉家住,我要见他。”元龙咆哮了,已经被关在这里好几天了,这些天虽然他知道自己不会死,但是被关在这里每天都面对着那些将死之人,元龙已经快要暴怒了。

“元龙,你勾结众多修炼者,试图背叛家住,而且被抓之后

,竟然让那些修炼者前来营救你,宗主已经彻底对你失望了,因此,特意让我来赐你一死。”说罢,炎辰冰冷的双眸紧紧的盯着元龙。

“不,不,不可能,宗主不会杀了我的,他已经答应放我一条生路了,你在说谎、你在说谎,我要见宗主,我要见宗主。”元龙大胜吼道,他害怕了,他恐惧了,在这生与死之间,他感到了深深的恐惧。

“留着力气到下面去说吧。”炎辰双手飞快的打出一道道死亡之气,这死亡之气霸道无比,紧紧片刻便将元龙包围,看到元龙的身体逐渐的变得干瘪,炎辰的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此时,那个侍卫已经彻底傻了,一个斗灵之境修炼者,在玄魔宗中地位尊崇的斗灵之境修炼者竟然就这么死了。这一切简直如同做梦一般,伴君如伴虎,此话果然不假。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治什么好
黑龙江虹桥医院网上预约挂号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是否好
黑龙江虹桥医院服务预约挂号平台
郑州国医堂性病医院最好的大夫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