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1章:直觉

发布时间:2019-09-24 13:40:56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1章:直觉

虽然手电还没有开,但我也意识到了,头dǐng上的应该jiushi禁娃。<-.我和老嫖先是谁都没有动,又听了听,主要是想听有没有禁婆的声音。

听了几秒发现没有禁婆的声音,老嫖速度极快的把手电打开直接照到上面,我顺着手电一看,吓了我一跳,心説,这哪是禁娃,分明jiushi猪仔。

那时只是看到了禁娃的背影,现在终于看到了庐山真面目,禁娃并不大,胖乎乎的,但却长了一张极其丑陋的脸,它的手很短,腿却很长,浑身上下都是毛茸茸的。

老嫖对着它抬手jiushi一枪,这一次我看见了,它的动作的确是快,像是能预判子弹打到哪里,飞快的躲过子弹。我真的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这简直太神奇了。

显然我们已经走出了幽冥道,否则不会遇到禁娃,可现在的甬道并不高,其实老嫖都不用开枪,只要他一只手把枪举着就能够到甬道dǐng。

然而让我惊讶的是,这么短的距离,只有不到一米的gāodu,子弹从枪里发出,禁娃却能毫发无伤的躲过去,这是多么快的速度,一米远的距离,也jiushi千分之一秒的时间,它竟然躲过去了。

再一看,禁娃已经飞快的窜到我们后面了,老嫖接着又是一枪

发丘门盗墓传奇  第51章:直觉

,禁娃三跳两蹦的就朝着后面的甬道里跑去,我和老嫖对视了一下,有些犹豫,谁都没有先动。如果説禁娃是朝着前面跑的,我们肯定不会犹豫的去追,但是它朝着后面跑,我们就不得不犹豫了。

其实还是我和老嫖有些怕了,怕往后追,再追回到幽冥道里面。老嫖看着我问道:“还有把握吗?”

我知道他的这句话是什么意思,是在问我要是再进一次幽冥道,还有没有把握出来。我思索了一下,likè发现不对,喊了一声:“快追。”

我意识到一个大问题,这禁娃是不会进幽冥道的,只要跟着它跑绝对进不了幽冥道。可等我和老嫖追出去的时候,禁娃已经不见了踪影。我有懊恼,刚才就应该想到zhègè问题,后悔没有立即追过来。

老嫖应该是看出了我的自责,拍了我一下ānwèi道:“就算咱们两个立即追过来,以禁娃的速度想甩开我们,简直太轻松了。”

“现在怎么办?我们找不到禁婆,就不知道孟心蕊在哪呢。”我盯着老嫖问道。

“我日的,小七,你知不知道,我下墓最讨厌的是什么?”

我很yihuo的看着老嫖,并没有回答,想听他jixu説,老嫖接着説道:“以前我下墓都是躲着这些守墓能动的主走,我最讨厌的也是那些专去找它们的人。可他娘的现在,我也成为了这种人。”

我很理解他説的,老嫖这不是在抱怨,他説的事实。其实不只是他,每一个盗墓者都不希望自己遇到会动的东西,首要的选择都是远离这些东西。可我们现在却得去找zhègè厉害的禁婆,完全违背了盗墓者的遇动即躲的原则。

“行了,老嫖,咱们也别傻站着了,还得去找找,你这次就别想着我们去找禁婆,你就当我们是去找孟心蕊了。如果没有孟心蕊,恐怕咱们两个早就见阎王去了。”

“我他娘的,就知道你要这么説,小七,你zhègè人jiushizhègè缺diǎn不好,义气来了不分场合处境。”老嫖一副很wunài的表情看着我。

没有了禁娃的踪迹,我们两个也不知道该往那里走,只能顺着甬道漫无方向的走。越是没有方向感,就越出问题,前面的甬道,竟然出现了一个丁字路。虽然刚才也是不知道往哪里走,但至少还能顺着甬道走,只要不出现岔路就能找到禁娃。可现在却出现了岔路,左边一条右边一条,这倒是给我们两个出了个大难题。

理论上我们只能选择一条,因为我们不可能分开走,那样只会更被动,如果真的有一方遇到了禁婆,那绝对是凄惨的选择。

老嫖看了看我,説道:“你不老説你直觉灵吗,这次你选择,我倒要看看你的直觉灵到什么地步。”

“行了,你就别对我用激将法了,你jiushi不想选择罢了,让我先看看,把手电给我。”

老嫖把手电递给我后,就在一旁看着,我拿着手电去照两侧甬道周围的石壁,看了几分钟后,很坚定的对着老嫖説:“走左面。”

老嫖满脸狐疑的看着我问:“你先等等,你怎么quèding走左面?”

我拿着手电边照着边和老嫖説:“你看到这是什么,是头发吧,而且是女人的头发,如果我没猜错,这应该是孟心蕊掉下来的,她一定是被抓到了左边的甬道里。”

“我日的,你就这么quèding这根头发是孟心蕊的?”

“老嫖你想的太多了,不管这跟头发是不是她的,至少咱们知道,zhègè方向一定是有人走过。走吧,别犹豫了。”説完,我把手电又撇给了老嫖。

我一项肯定自己的直觉,这次也不例外,果然往里面走了不到200步,就出现了一块开阔地,看样子像是修墓时的材料库,里面都是些破东烂西,地面上还有一些大石头,显的非常的lingluàn。

脚踩下去才知道,下面还有一条浅浅的水沟,我刚迈出第一步就被老嫖拽住了。对着我轻声説道:“先别过去,你看这里的大石头太多了,那禁婆很可能就藏在某个大石头后面,先听听声。”

我和老嫖蹲了下来,手电并没有关,眼睛zhushi着手电照的方向,耳朵听着周围的声音。可这里却是非常的静,就连流水的声音都没有,等了两三分钟我和老嫖对视了一眼,开始往里走。

我们几乎是相同的动作,脚抬的很高,怕踢到石块发出声音,却落脚很轻,所以即使是我们在走动,也根本没发出声来,正对着我们的是一块大石头,足有2米多宽,3米多高。

正如老嫖所説,禁婆要是藏在石头后面,我们根本看不到,只能一块一块石头的去找。老嫖给我使了个眼色,示意我兵分两路,包抄这块石头。

我和老嫖一左一右,朝着石头的后面走去,很快就各就各位来到了石头的两侧。我深吸了一口气,猛的将身体转过去,可就在我转身的瞬间,老嫖的手电灭了,我眼前一片漆黑。

瞬间就有什么东西捂住了我的嘴,我的第一意识以为是老嫖,看到了什么怕我喊出声来。可转念一想不对,这不是老嫖,老嫖不可能这么快出现在我身边。

白山治疗阳痿费用
吉首治疗前列腺增生方法
朔州什么医院治牛皮癣
到北京京科银康中医医院怎么坐车
北京国仁医院医保能报销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