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明星

世界银行联合国共建全球追缴贪官盗用资产机

发布时间:2019-10-13 06:50:39

  世界银行联合国共建全球追缴贪官盗用资产机制

  贪官想一逃了之,越来越不容易。2007年,为了协助各国追回被腐败官员盗取的资产,世界银行与联合国毒品和犯罪问题办公室合作发起“被盗资产追回”倡议(StAR,Stolen Asset Recovery Initiative缩写)。

  从海外追回被腐败官员盗取的资产,被认为是法律体系中最复杂的项目之一,其中涉及的各个必要步骤——追踪、冻结、充公和遣返无一不面临独特的挑战。

  金融、交通、通讯技术等方面的发展,使得腐败的政府官员更容易藏匿大量盗得的财富。法律体系的不同、协作调查的高成本、国际合作的缺乏以及银行的保密原则也让腐败的官员更加有机可乘。

  “被盗资产追回”倡议项目主管让·佩姆(Jean Pesme)在接受本报专访时表示,他们对资产追回的执行者进行能力建设,从而使之能够更有效、迅速地追查被盗的资产。

  目前,“被盗资产追回”倡议与多个国家展开了合作,其中包括利比亚、突尼斯、埃及、尼日利亚、秘鲁、危地马拉、南苏丹等。

  在2007年成立之初,“被盗资产追回”便确立了两大优先事项,即减少在主要金融中心财产追回的障碍和帮助受害国进行能力建设,提供资产追回的技术性建议。不过“被盗资产追回”动议并不对具体的案件进行调查,佩姆表示,他们的工作在于帮助相关国家与正确的人建立联系,在国际合作中动用各种可能的工具。

  “被盗资产追回”的数据库显示,目前正在进行的资产追回案件有91件,已经完成的案例有89件。关于被盗资产的数额有各种不同的说法,事实上很难确定究竟有多少资金被盗取。“举个例子,在过去10年的时间里,只有50亿美元的资产被追回,而被盗的资产尽管没有人知道确切的数字,但肯定比这个数字高得多。”佩姆说。

  需要高超的技巧

  “这是一项非常具有挑战性的工作。追回被盗资产需要很高超的技巧。”佩姆对说。

  追回被盗资产是一个漫长、复杂的过程。首先,涉案国必须能够追踪到被偷盗的财产;其次,涉案国必须向赃款所在国的司法当局提请合作,这些请求通常以司法互助或调查委托书的形式被提出;第三,整个法律程序通常必须由被请求国家发起,以便更有效地没收财产,被要求归还资产方则需将这些财产返还发出请求的一方。

  当资产通过金融体系流动时,从一个账户转移到另一个通常会留下审查跟踪的记录,这可以被金融调查员追踪发现。但由于被窃取的资产经常会分布在不同的账户之中、不同的法人名下,调查人员通常还需要参考外部信息,诸如获取的金融文件和银行及其他执法机关中备案的、可疑的转移报告。考虑到金钱在全球金融体系中转移的速度,即使对一名老道的调查员来说,识别和追踪犯罪者的银行账户都并非易事。

  如果想要从国外司法部门获得非公开的信息,则需要提交司法互助申请,或者通过传统的外交途径提交调查信。

  一旦金融调查员确认资产为可能的腐败资产时,冻结这些财产就变得尤为关键。但是,不成熟的冻结程序会阻碍调查的进展。如果目标受益人有所警觉,他们会转移资产;如果程序延迟,资产则有被转移到调查员可触及权限之外的危险。

  “我们培训的很多工作集中在如何将知识运用于实践。”佩姆说。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执行者,尽管他们知道什么是司法互助,什么是财产没收,但他们并不知道如何将这些知识运用于实践。

  追回被盗资产的另一个挑战在于各国的政治意愿。“我们花了很多时间在政治意愿上。”佩姆说。2005年生效的《联合国反腐败公约》是第一个以追回被盗资产为主要目标的国际公约,尽管有130多个国家批准了这一公约,但想要成功追回被盗资产,还需要更多国际合作。

  尼日利亚全球追赃旷日持久

  追回被盗资产通常是一项旷日持久的工程,一些着名的案例花费了十几、二十年的时间来完成。尽管难度巨大,但海外资产追回并非不可行。在过去21年的时间里,菲律宾已经追回了被前总统马科斯盗取的超过10亿美元的资金。尼日利亚也成功追回了被前军方领导人萨尼`阿巴查窃取的数亿美元资金。

  阿巴查曾被透明国际列为全球第四大贪腐分子。军人出身的阿巴查于1993年至1998年统治尼日利亚。在他执政期间,大约20到40亿美元国家财产被侵吞,其中的大部分资金被转移到海外。

  1998年6月,阿巴查突发心脏病身亡。在他死后,由阿布巴卡尔领导的过渡政府对阿巴查的家人采取了软禁措施。阿巴查的儿子默罕默德`阿巴查及其重要助手交代了大约6.7亿美元和5000万英镑资产的下落。

  这些资产大多存放在瑞士的多家银行里。但是几经波折,一直到2005年,瑞士联邦最高法院做出终审判决,下令将4.8亿美元资金返还给尼日利亚,另有7000万美元因为所有人未明依然保留在瑞士,另有1000万美元则通过第三方保管账户交付。

  尽管瑞士最高法院做出了判决,但移交工作仍然花费了很长时间才得以完成,期间瑞士政府和尼日利亚政府就如何使用返回的资金上发生了一些不快。最终,尼日利亚总统奥巴桑乔向瑞士当局做出承诺,保证阿巴查的资产将用于卫生、教育和基础设施建设等发展项目。作为最终协议的一部分,世界银行在其中发挥监督作用。

  阿拉伯之春引发追赃高潮

  阿拉伯之春运动为追回被盗资产行动注入了新的活力。“利比亚、突尼斯和埃及这三个国家在资产追回上付出了很大努力,他们对于被盗资产追回有强烈的期望。”佩姆对本报说。

  他表示,世界银行与这些国家的合作是在政权更迭之后到来的。“在政权发生变化之后,我们很快收到了他们的请求。”在阿拉伯之春运动中,实现变革的突尼斯、埃及和利比亚正在追求公正。对于这三个国家的很多公民来说,公正意味着此前被官员掠夺的财产能够得以追回。

  在本·阿里下台后,欧盟宣布冻结他和夫人莱拉·特拉布勒西存在欧盟国家金融机构的全部资金。其中瑞士政府也冻结了大约6300万美元的资产。去年7月,本·阿里宣布放弃在瑞士的资产,将其转交给突尼斯当局。

  不过即使被盗财产已被发现和冻结,归还资产的过程也并非容易,有时甚至会导致新政府与西方政府之间的关系紧张。去年3月,埃及政府起诉英国财政部,试图迫使后者提供归还1.35亿美元银行账户的信息,这些账户属于埃及前总统穆巴拉克核心集团的19人。但英国官员表示,受英国法律约束,他们需要埃及首先提供刑事定罪的信息。

  卡扎菲曾经领导的利比亚则有更大数额的资产涉嫌被侵吞。去年6月,利比亚当局列出了一份被盗资产清单,其中涉及338个个人和实体。利比亚官员表示,必须迅速追回这些资产,因为一些非洲国家已经将利比亚的投资进行国有化。赞比亚在去年1月将该国最大的公司收归国有,而此前它主要被利比亚非洲投资基金持有。

  据佩姆介绍,目前主要的金融中心,如瑞士、英国、法国、西班牙、意大利、比利时正在加强与阿拉伯之春国家间的合作。为了促进各方之间的协作,八国集团为此专门举行了资产追回的阿拉伯论坛。

软装搭配
区块链
新能源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