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再踏浊苍路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又一黎家王爷,女尸

发布时间:2019-09-24 19:45:14

再踏浊苍路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又一黎家王爷,女尸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又一黎家王爷,女尸

“不识抬举的娘们儿,让你陪本王过好日子去你不去,非得逼本王下死手,呸!”

凌逸四人才下山不久,便是闻听在前面不远处传来一声恼怒的谩骂声,在听到这句话时,凌逸便是立即皱起了眉头,因为从“本王”这个称呼来听,对方八成会是黎家年轻一辈的嫡系族人,也就是当下玉尘国国主的儿子之一。

黎家青年给凌逸的印象一直不是很好,开始在落阳门见到黎昕的时候,他还没觉得黎家有什么不好的地方,后来来到玉尘城,玉尘国国主对他们这些外人的招待也颇为周到,所以他一直认为这玉尘国想必应是一个不错的修仙势力,起码不是那种仗势欺人的存在。

不过在龙福阁见到黎冲那副嘴脸后,凌逸对黎家就渐渐有了改观,后来再看到黎杰和黎欢,凌逸才是知道,原来这玉尘国内,也不全都是让人舒心的修仙者。

起码在玉尘国国主这些儿子里面,大多都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一点凌逸也能理解,毕竟自幼生活在贵族之中,娇生惯养之下,难免会沾染一些不良的习性,比如喜欢玩弄女人,比如仗势欺人,再比如藐视弱者。

不,不应该说是藐视弱者,更准确的说,除了那些足以他们重视并且身后有着不弱的靠山的同辈,才能让这些黎家小王爷们当做人看,至于其他的修仙者,男的就是奴隶,女的就是玩物。

显然,对方的境界不是很高,所以凌逸堪比幻灵中期的神识并未被发现,开始凌逸的神识只是搜集到了这么一声谩骂,却并未仔细观察那谩骂之人所处地界发生了什么,等他以神识望去,却是发现有一身高起码有八尺,身材壮硕,浓眉大耳,满身与其身上紫金色纹龙长袍之身份不符的悍匪气息,让人看了就知道这厮不是什么好东西。

此刻的他翻手于储物戒指里面取出一块金丝手帕,擦着手上沾染的大片血迹,而在他面前,则是躺着一抹衣衫凌乱,胸口露出大块雪白的女修,这女修神情惊恐,手边还握着令牌,似是在临死前想要把令牌上的神识抹去,从而逃离这黎家王爷的魔手。

好在这女修死的还算清白,身体皮肤表面散布着点点绿光,而她躺着的那片草地上不仅没有因为那散发的木灵力而生长的更加旺盛,反而一片焦黑,想来是这女修内爆了灵涡,自杀而死。

对于这种女子,凌逸才能有一种同情的感触,因为她为了不让自己清白之躯遭受侮辱,走投无路之下选择以死保护身体的纯净,这比穆青青那种或许开始还比较自爱,但被强行破了身子后就破罐子破摔,甚至以自己身体来换取利益的女修要强出不知道多少倍!

起码在凌逸心里,这样的女人更值得他尊重!

念及至此,跟黎杰、黎欢、黎冲三兄弟都有了冲突的凌逸暗下决定,这个闲事他管定了,虽然无法让那女修死而复生,但他要让她死的安心,让她知道自己的选择即便苍天没有看到、没有管她,可总会有人知道她这么做是正确的,是有意义的!

“快走吧,有事情做了。”

因为有凌逸这个“嗅觉”敏锐的存在,所以可冰儿、可露儿一直都没有散出自己的神识去探查四周情况,而夜鸣因为自认这玲珑图卷里没有人能够伤害到他,故而和两女一样,并未对身边的环境有什么戒备。

凌逸说完这句话,夜鸣第一个兴奋起来,赶紧散出神识四处查探,在冰、露两女还未来得及放出神识之际,他已是先皱眉嘀咕道:“娘的,黎家真是什么人都有,这种变态,要是在我夜家早就被关禁闭了。”

夜鸣多次提及“夜家”,却从未仔细说过关于夜家的事情,碍于礼数不想多打听、担心提出一些让夜鸣为难的问题的凌逸没有接话,倒是刚放出神识捕捉到那黎家王爷和死去女尸的可冰儿、可露儿两女竟是突然掩嘴惊呼一声!

“啊!”

让这两女这么一叫,着实是让凌逸和夜鸣吓了一跳,还不等他们询问原因,两女已是脚踏寒冰之气,快速朝那事发地奔袭而去。

凌逸和夜鸣疑惑的对视一眼,两人为了不让那个变态伤害到两女,也是赶紧紧随而去,少顷过后,四人便是来到了那黎家王爷还有死去女尸的地方。

人高马大的黎家王爷开始看到可冰儿、可露儿两女赶至,先是一愣,继而淫邪之光大放,下.身马上有了反应,支起一个比常人大许多的帐篷,理了理衣袍,正要跟两女打招呼,却发现这两女一把扑到了那死去女尸的面前,带着哭腔喊着“李师妹”的称呼。

这么一来,这黎家王爷也就清楚了,原来这两名冰美人是方才那女修的师姐,而看这两女背对自己,那微微翘起的娇臀,曼妙玲珑的身材,及臀的乌黑长发,以及身上散发的冰冷芳香……

一时间,黎家王爷小腹里邪火更胜!

黎家王爷刚要张开自己的怀抱去搂住守尸啜泣的冰、露两女,却是陡然看到两女回过头来

再踏浊苍路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又一黎家王爷,女尸

,瞪着一双发红的湿润美眸,紧咬红唇一脸恨意的看向自己,如此一来,倒是让黎家王爷的动作停在了半空,没有继续做下去。

待他回过神来,想着不能再让这两女从自己眼皮底下自杀或者逃走的黎家王爷连忙就要施法,妄图控制住两女的身形,却是发现在两女另一侧,正对着他的草地上,毅然临至一黑一白两名青年,单论容貌的俊美,黑袍青年要比白袍青年胜上一筹,但论给人的舒适感触,飘逸气质,还是白袍青年更加独到!

总的来说,这两名青年单从容貌上来看便是年轻有为之徒,而此刻两男一动不动的守在自己刚要入手的两名冰山美人身侧,这让黎家王爷不禁犹豫起来,没敢马山动手。

“冰儿、露儿两位姑娘,你们为何如此伤心?莫不是这女修你们认识?”

白山哪家医院治疗牛皮癣
鸡西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石嘴山治疗男科医院
北京前海股骨头医院手术价格表
北京京城皮肤医院在哪个区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