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调低GDP目标成主流地方投资竞赛谢幕

发布时间:2019-09-21 15:30:45

  调低GDP目标成主流 地方投资竞赛谢幕

  降固投目标、控债务风险和去过剩产能成多地主要任务

  2014年地方两会陆续召开,跟以往竞相冲高不同的是,今年调低GDP目标成为主流。已召开“两会”的26个省市自治区中,有20个下调了今年GDP的预期增长目标,下调幅度从0.5至3个百分点不等。

  南都综合采访获悉,上述转变主要是中央淡化GDP考核指标而强化经济效益要求所致,而在地方债高企的背景下,不少省份在十二五开局时定目标过高脱离实际,导致如今高增长难以为继,也使得各地不得不做出下调的实际选择。

  不过,广东反而逆市将2014年的GDP增速目标上调了0.5个百分点至8.5%。广东省委党校教授、广东省政府参事陈鸿宇认为,这是因为广东调结构有一定基础且国内外经济企稳回升,有助于广东经济向好。但广东省经信委经济运行处处长赵旭平强调,今年广东经济仍不容乐观,调结构依然重要。

  多地下调GDP及投资增速目标

  从目前公布数据来看,已召开“两会”的26个省市自治区中,有20个下调了今年GDP的预期增长目标,下调幅度从0.5至3个百分点不等,下调幅度最高的内蒙古高达3个百分点。另有浙江、上海、湖北、新疆、西藏等与去年持平。同时,多地《政府工作报告》大都涉及“调降固定投资目标”、“强调防控债务风险”和“化解过剩产能”这三大方面。

  一向投资冲动高涨、热衷GDP竞赛的地方政府,为何突然转变?广东省委党校教授、广东省政府参事陈鸿宇接受南都采访指出,中央已经多次释放不再以GDP论英雄的强烈信号,使得地方政府有了明确的心理预期,那就是不再是经济增速越快越好,甚至如果速度太快但结构调整、民生改善跟不上的话,还有可能适得其反。

  “中央主动为之,地方被动响应。”海通证券首席分析师姜超梳理分析道,中央考核淡化GDP,加强政府债务考核;同时,2013年底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把去杠杆和去产能作为主要任务,也引导地方政府调低GDP目标。

  而在中央引导之外,不少地方原来定下的高增速目标其实也难以达到,尤其在地方债高企背景下,调低是实际的选择。“一些省份在十二五开局时,对形势研判有误,定的目标太高,脱离了其本省实际。”陈鸿宇表示,而且按以往的经验,一般在五年规划的前两年上项目上投资,到了第三年往往出现经济过热,不得不进行结构调整优化;到第四年则压缩投资收紧银根,“虽然以前没有明确调低,但实际经济增速会掉下来。”更重要的是,沉重的地方债务迫使中央下定决心,不能再让地方靠举债来拉高增速,陈鸿宇认为,“重债压身的地方政府也因此可以喘一口气。”

  广东调高GDP目标至8.5%

  不过,在各地普遍调低GDP目标时,唯独广东反而逆市将2014年的GDP增速目标上调了0.5个百分点,提高至8.5%。这也是广东近两年来首次调高GDP增长目标。这是为何?

  “广东十二五开局,定的目标就不高,排全国倒数第三,当时的思路是重视调结构,宁肯牺牲速度。”陈鸿宇分析,但近两年广东投资一直上不去,影响增长后劲,而且调结构也有了一定基础,随着去年下半年以来国际国内两大市场企稳且有回升态势,因此广东适当调高0.5个百分点,“但在全国依然较低,比那些已经调低的还要低。”

  “广东2014年经济总体不容乐观,调结构依然重要。”广东省经信委经济运行处处长赵旭平接受南都采访认为,作为出口大省,人民币汇率的单边升值尤其内升外贬,对出口伤害很大,会影响产品竞争力,欧盟和日本2014年是否全面复苏仍不确定,美国的复苏也不确定;内销来看,国内市场是否处于企稳回升亦有不确定性。他预计,今年广东工业增速跟去年持平的可能性很大。

  从全国整体来看,地方调低GDP目标,更注重增长效益,无疑给中国经济转型带来希望。海通证券首席分析师姜超认为,去杠杆和去产能将贯穿2014年,未来几个季度经济逐步下行的概率较大,经济或将经历短期阵痛。“硬着陆与经济增速指标的制订关系不大。只是转型和减速并行,都是渐进式的。”渣打银行宏观经济分析师李炜接受南都采访认为,靠信贷和投资高增长来维持的经济高增速难以持续,这已是共识。但目标下调并不代表增速下滑或者硬着陆的风险上升,而是以更多精力来应对杠杆过高、地方债过高等问题。渣打预计今年上半年经济增速维持在7.5%到7.6%,投资有所减速,信贷放缓也会逐步反映到实体经济,全年经济增速会适度放缓至7.4%。

饮食
网红
主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